SimpleColour

致我从没见过面的父亲

       寒冷的风刺入骨髓,他穿了妈妈给他买的羽绒服,黑色的没有任何标志,修身版的穿起来显得比利更加精瘦了。比利把帽子戴了起来,将固定带穿过自己的鼻子只漏出两只眼睛,此时的他感觉非常的安全,他依靠着自己的衣服暂时的防御了周围的恶意,至少他认为是这样子。
       川剧演员在一所破旧的舞台上表演变脸,台下的观众爆发出雷鸣的掌声和惊叹,但是比利很怕那些脸孔,他们个个张牙舞爪夸张的想要吞噬自己,比利想起了阿飞恶狠狠的抢走了自己的零花钱,如果阿飞想要的话他一定会给他的,但他不懂为什么他要抢呢。零花钱无非买些自己喜欢的漫画书,里面有很多可爱天真的故事呀,而且还有好多像自己同龄的小朋友,他们毫无防备地把自己的名字,家的地址,联系方式登载上面,出版社看起来也很乐意做这件事情,毕竟他们是面向小孩子的图书,那些大人谁会在意这些漫画,又有谁会在意这些漫画中那微不足道的小孩子呢。
        比利不恨那些小子,但他很怕。他上次害怕是在妈妈和爸爸最后一次逗他笑的那一次,他不懂他们说了些什么,他只记得他们敲打了一些东西,比以往时候更加清脆悦耳,然后出现了一些鲜艳的红色色块,他毫无防备的哈哈大笑。他长大才知道爸爸妈妈吵架了,妈妈摔碎了一只玻璃杯,爸爸气上心头摔倒之后扎破了胳膊,血一直流。爸爸患有贫血。
        他是对当时情况的后怕。
        我们所面对的安稳平和的世界是否只是一种由无知局限带来的假象呢。比利经常平静的思考这个问题,他有时候真的想问问阿飞是什么样的心态,他被老师骂的狗血喷头,笑嘻嘻的朝全班同学面前做个鬼脸,哄堂大笑。这样就能过去吗。抖了个机灵只是拖延住了追求答案的脚步,但一切根本的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大家又轮回到了各自原有的位置上面,比利被阿飞抢了钱,老师批评阿飞,阿飞一笑而过。大家只是反复在做同样的事情罢了,比利害怕的是这件事情。
        比利因此愿意把自己蒙蔽在黑暗里,冷静的看着世界周遭的一切,他有时候真的发火了,大家都尝试不再按着循环做事。他朝着未知的虚空嚷嚷了一阵子,班里面没有一个人认为他在骂自己,都认为这只是疯子比利的一部分。他下一秒意识到自己愤怒本身正在加速这循环的分崩离析,而真正的分崩离析是由时间来瓦解的,他们会毕业进入到下一个循环,终将他们会死去。
         疯子比利发现只有文字会掩盖住自己的外表,终于他翻开漫画书查找了其中一个和自己同龄的小朋友,他是随机从上百本漫画中挑的一本,随机翻开了一页写有交友信息的一页。
         当时图书馆里忙忙碌碌,家长为孩子精心挑选他们自己所喜欢的图书,孩子们笑容灿烂的欣然接受,当然他们还会在爸爸妈妈爱的嗓音中伴着故事安静入睡,做一个王子和公主的梦。老板精明的打着算盘,精确的报出每一本书的价格,然后漂亮的打一个七五折。每个人都没有注意到这个拿起漫画书的小朋友,只有一个嚷嚷着要看课外书的小姑娘被妈妈带去了学习资料区。      
       但是那些脸孔背后漏出了一张和蔼的饱经沧桑的脸,他第一个想到了他的爸爸,观众的欢呼声迎来了高潮。
       致我从没见过面的父亲。比利写到。

防水手表里的一只大象

      小孩子花样作死集锦,一经播出就在朋友圈传来很大的反响。
      一个孩子把鞭炮丢在了厕所里没来得及跑出来就被溅了一身;一个孩子把坏灯泡的灯丝缠在了一起,插上电灯泡随即爆出了火花;一个不会游泳的孩子把塑料袋充上空气,反扣在水中游了老远,塑料袋跑气...
      大家观点各不相同,每个人都在愤世嫉俗的为自己一方表达时,这些孩子们早已经熟睡在自己美好的梦中了。这些孩子不会在意这些东西的。他们有的还活着,有的已经死掉了,但这对他们来说是一回事了。
      老师们留了作业,让他们放学后变成最恶劣的一代,他们回家问了他们的父母,父母很支持老师的工作,有的给孩子买了一只牵着小狗的鹦鹉,有的给孩子做了一锅手机炖蘑菇,小火慢慢煲,有的干脆遥控器塞在了孩子嘴里。但只有一个家长给了他的孩子一块手表,里面住着一只大象。
       老师很满意孩子们的作业,用手里的笔记本电脑散热器使劲的拍打孩子们的头,孩子们发出来欢快的哭声。拥有大象手表的男孩叫比利,他被老师忽视了,很伤心,呵呵的笑出了声。他的大象听到笑声被激怒了,从表中跑了出来,到处冲撞,撞翻了身穿台灯的斑马,撞翻了头顶有颗滑板的金鱼,撞翻了迎面而来的一颗大蒜。此外还踩碎了一块湿泥巴。大象反复回到事件发生之前撞翻和踩碎不一样的东西,终于它厌烦了,把老师安排在了那块手表里,然后穿上西装,在镜子前梳了一个帅气的中分带着手表去上班了。
       比利以后就负责给大象做饭吃了,大象每天准时6点48醒来,2秒钟吃好饭然后穿上西装,在镜子前梳了一个帅气的中分带着手表去上班。这对任何人都是好的结果,对大象,对老师,还有比利。
       比利的爸爸妈妈偶尔回来看他,他总会在大象回来之后几个人做在一起吃过期的粉色辣酱。为了增加情趣,大象把表拿出来让老师们表演节目,邻居方子冷会赶来凑热闹,把他们带到各个不同的星球上。但有次遇见了麻烦,麻雀在象头上筑了巢,很危险的东西,吓的大象又跑进了表里。
       比利一直比别的小朋友聪明,别人需要分身来写的作业,他很快就可以完成,就像嚼口香糖,吃完之后把它固定在树叶与鳄梨之间,鳄梨就不会那么简单就自爆了。但比利只有两只眼睛却不可避免的受到了排斥。在比利最低落的时期,一只玫瑰花总会邀请他参加葬礼,比利因此看了很多精彩的葬礼表演。一个人把炸药和自己埋在一起引爆它,一个人在巨大的灯泡里面充当钨丝的位置,还有一个把自己的手臂扎破放气让自己漂浮在水面。有的人活着出来了,失败掉了。这让比利悟出了一个道理,有路走为什么不骑小黄车呢。
        比利课外时间喜欢做社会调查,他把一块巨大的碑文黏上鹿的汗水投射出去,霎时间溅起层层涟漪,空间的微波和时间荡漾在一起,他欣赏着这种美丽的景色,不厌其烦的用鼻子和味蕾感受这种反馈。经历过这些,比利认为一切事情都无所畏了,他把六角虫放在了香薰蜡烛上,这是他的武器。
        未完待续

尝试28mm人像

开心 科学 可惜 开学 可笑 空虚 开销 空闲 看戏 康熙 烤箱 空心 凯旋 酷炫 克星 哭瞎 空想 胯下 开箱 酷刑看相 空隙 狂笑 狂枭 快像@

室友是灵魂画师